2009/03/08

生產記錄(12/26)

好像生產似乎都要寫一下生產記錄...

畢竟這是人生中「少數」的重要片段,所以趁現在記憶還沒消退前,趕緊把它寫下來吧!不過,我寫得似乎囉唆又落落長,有點像阿婆裹腳布。但看在這篇花費我十週的時間才寫出來(其實是中間根本沒力氣寫),大家就不要計較了吧..


話說,就在預產期默默地過了之後,周遭的人開始「草木皆兵」,像 Spy 兄只要看到我們打的未接來電,他就會誤以為是我們飛奔去醫院待產前的電話通知。也由於23號、24號、25號和26號都各有支持者,所以每天都與不同人有以下的對話:「生了沒?」「啊~還沒喔!那我猜錯了!」。最扯的還是 支持23號生產的Spy 兄,居然在23號晚上十一點還不死心地打電話來關切「有沒有要去醫院了?」,完全忽略進醫院到生出來,至少需要數小時的事實。不像下注於耶誕夜的J小弟還有點概念,會在24早上就問說「有沒有要進醫院了?」

但是,誰知道各路眼巴巴希望小米趕快出來的人馬,都無法「感動」小米。即使在22號看薩醫師時,發現子宮收縮的頻率已達一個不錯的水準,小米怎麼樣就是不動如山地倒立在我的肚子裡,彷彿是擔心出來之後會吃不好睡不暖似的,堅持要賴在我肚子裡到最後一分鐘。因此,我和咪咪漸漸地有了心裡準備:「小米應該得等到25號晚上催生,才會願意出來報到」。

果然,即使在幾次的「假警報」之下,我們還是等到了醫生指定的催生時間-耶誕節晚上,提著大包小包(註一)前往醫院報到。到了醫院後,因為我也還沒陣痛,雖然心情上有點緊張,但是仍可以慢條斯理地填我的資料(不過,可能緊張加上懷孕健忘,社會安全碼居然給她忘記了 :p,還勞動在家裡待命的小米爺爺幫我找 Orz),填完之後就去產房報到了。

進了產房(註二),看似大媽的護士先花了一些時間觀察了子宮收縮的程度,發現我的子宮收縮已達一定的標準,所以醫生決定不要使用塞劑而單單使用點滴注射催產素(Oxytocin)。手忙腳亂個半小時,等護士終於吊好點滴離開後,我和咪咪才稍稍平靜下來,一邊聊天一邊盯著子宮收縮與胎心音記錄器。大概過了一小時左右,我漸漸感覺到陣痛了....,子宮的收縮也越來越強烈,從指數看來,可以收縮強度可以從 0-12之間。(註三)

在陣痛開始漸漸明顯時,我才瞭解到一個事實:陣痛並不是 「很痛-->不痛-->很痛」這樣的循環,可能是由於催產素的關係,所以我的陣痛是「天殺的無敵痛-->很痛--->普通痛--->天殺的無敵痛」的循環,幾乎沒有「不痛」這樣的時期...。在我開始陣痛時,咪咪就在旁邊提醒我,拉梅茲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呼吸法,提醒我這時候該怎麼呼吸。不過,我必須說,這樣的呼吸法只有在疼痛指數低於5的時候有效(疼痛指數:0到10,0代表不痛),只要在「天殺的無敵痛」的情況下,我只能處於全身無力與臉色發白、眼神癡呆的狀況下因應,連「抽空呼吸」都覺得會分散自己抵擋疼痛的力氣(其實,這也是為什麼發明拉梅茲呼吸法啦!就是要提醒你記得呼吸,還有轉移你的注意力)。因此,咪咪的溫柔提醒,對我來說,真正有幫助的並不是提醒內容的本身,而是他的聲音與陪伴,讓我心裡有所依靠。

總之,就這樣無力地面對陣痛一波又一波的來襲時,我的主觀疼痛指數終於說出「8」(其實感受上已經快到10了,可是心裡又想現在也才進產房不到兩小時,我就報上10的話,以後更痛要怎麼辦咧?),聽到「八」後,大媽護士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就出去了...

原來,她是要去通知麻醉科醫師來解救我!過了大約半小時左右,麻醉科醫師翩翩降臨,雖然現在的我只依稀記得他是個瘦瘦的白人醫師,但當時的我,還真覺得他背後有聖潔的光芒(謎之聲:我想是你痛到產生幻覺吧?)。因為麻醉科醫師的技巧高明(原來耶誕節值班的麻醉科醫師,不一定就是個沒經驗的菜鳥喔!),打針的時候,我只感覺到微微、短暫的酸痛感,不到幾分鐘的時間,醫師就把打藥的設備都接好了,也開始以點滴式的方式慢慢注射。

就在這個魔術般的瞬間,我的疼痛指數由「8」驟降到「0~1」之間!世界又再度地美好了起來!!

在此誠摯地跟大家說「無痛分娩,真的是醫學偉大的進步!是麻醉科醫師對人類最大的貢獻!」。我不敢說無痛分娩絕對沒有風險,但是如果你是在大醫院,有良好訓練與經驗的麻醉科醫師(像在歐美生產,90%的產婦都有打無痛分娩),無痛分娩真的會讓你的整個產程從地獄變成天堂喔!(註四)

無痛分娩奏效後,主要的感覺是下半身會變得有點麻木,就好像你同一姿勢維持太久後,腳容易麻麻的那種感覺,在控制下半身的移動上,也會比較遲緩。感覺上好像是運動神經和痛覺神經被壓抑住,在收縮指數強烈的時候,頂多只會感覺到微微的腰酸。不過即使下半身的移動變得遲緩不便(例如,想要從側躺變成平躺,動作上更為困難),但腹部卻仍然可以用力喔。總之,從那之後,我有了精神可以說話,還能放鬆地闔上眼休息,咪咪也不再需要眼睜睜地看著他老婆蒼白的表情窮緊張,而能躺在旁邊的沙發床上小憩一陣子。產房頓時間由原來的淒風慘雨變成溫馨和樂的空間。

就這樣悠悠哉哉(?)地開始度過第一產程(註五),薩醫師與護士們每隔大約半小時會進來確認一次子宮頸開的程度、子宮收縮頻率、小米心跳速度等。中間為了讓小米的心跳速不會太低,還幫我戴上了氧氣罩(註六)。過了約三、四小時候,薩醫生判斷可以將羊水戳破後,產程似乎就進入了快速加速的階段....

就在時間漸漸進入清晨,薩醫師再次進來檢查時,一看馬上說「啊!要生了!」,立即召喚護士們馬上待命,結果,原本準備再十五分鐘就要下班的大媽護士,就這樣臭著臉進來,一副「挖咧!我都要下班了,你有沒有良心阿!」。薩醫師邊就定位,邊跟大媽護士說「我跟你保證,很快啦!」。結果,大媽護士臭著臉湊過來看了我的「跨下」一眼後,馬上驚呼了一下「哇!」。

無法看到自己跨下的我,只好透過咪咪轉述,才瞭解當時的狀況:「看到頭髮都露出來了」。

大媽護士連忙教我怎麼推,我邊學邊推,沒想到才推了三次,不到三、五分鐘的時間,就聽到謝小米「哇!哇!哇!」的哭聲了!接下來沒多久,胎盤也出來了。整個過程,真的不到十分鐘!!大媽護士在事後果然可以準時下班,還再次跟我握手,彷彿是謝謝我的合作(?)似地開心回家去了。

薩醫師事後跟我說「幸好你這是第一胎,如果是第二胎以上,在我還沒來檢查時,小孩就已經自己掉出來了!」還說,「你實在生得太順利了!下次如果再生,記得再找我合作喔!」^_^b

ㄟ....有這麼誇張嗎?

小米出生的下一刻,護士把她放到我的胸口,我沒法看清楚她的臉,只能看到她濃密、濕答答還帶著血污的頭髮,真的有一種非常非常不真實卻又很清晰的震撼:「這就是我和咪咪的小孩!那個待在我肚子裡滾來滾去踢來踢去的小東西?」我望向咪咪,看著他原本應該拿起相機猛拍的他,卻呈現一種呆滯狀。我在想,是不是他也跟我一樣,有一種「這小東西原來長這樣!?」的不真實感。

我看著他的呆滯,心裡不禁急了起來。「你這個笨蛋!還不趕快拍謝小米出生的第一時間!你花錢買鏡頭是在買假的嗎?」心裡忍不住這樣大喊,但卻顧及顏面(奇怪,醫生和護士又聽不懂中文,我是在害羞什麼?),只能很溫柔又客氣的說「咪咪~你不拍照嗎?」這時候,咪咪才回過神來,趕緊拿出他的相機,朝著謝小米猛拍。

我繼續待在產台上,醫師與護士忙著幫我「處理善後」,我則望著放著幾步外放著小米的保溫台,暖暖、黃色的保溫台燈光,照在小米身上,真的很像是在做夢一樣....

3500公克的小米,就這樣在耶誕節過後的一天誕生了!

小米的中文名字,不太好在網路上公布,但英文名字叫做「Naomi」 ^___^

註一:雖然在產前已經跟小如、蕃茄媽等人確認過生產包的內容,他們也很努力地叫我不要帶太多,但是我自己還是忍不住帶了過多的東西。在這裡再次呼籲各位準備在美國生產的媽媽,生產包我個人認為只需要以下的東西就夠了:

1.保險卡
2.襪子兩三雙與拖鞋:走動比較方便,並可維持腳部保暖
3.棉質長袖小外套:醫院的長袍略顯單薄,因為常流汗所以會覺得有點冷
4.保溫瓶:可以裝醫院的熱開水,晚上放在床頭,減少自己走動的時間)
5.零食:餵母奶的話,有時會很容易餓,可以考慮放點零食在身邊,避免早中午餐還沒來時,就肚子餓了(不過醫院也有一點零食啦,如果你不挑,其實這個也不用帶)
6.出院時的衣物一套:其實穿跟入院時一樣的衣服也行,只需帶一套換洗內衣褲就行了
7.可微波的碗或大湯杯:醫院提供的早餐,牛奶一定是冷的,有微波碗可以微波加熱吃會比較好。小米的奶奶有另外給我準備月子茶,所以我的微波碗也可用來加熱這些自備的飲品。
8.文具與記事本:需要填寫一些表格,還需用記事本記錄自己餵食與換尿布的時間、大便顏色等,要讓護士做統一的紀錄。
9.梳子、牙刷牙膏
10.手機
11.攝影設備(DV、DC之類的)
12.電腦:給咪咪打發時間用
13.拉梅茲呼吸法小抄:是叫咪咪認真在旁提醒我,不過只有在打無痛前發揮了大概10%的用處。
14.寶寶出院需要的東西(例如保暖的毯子、car seat 等,但不用特別帶外出服,因為醫院的衣服和包巾最讚)

我帶了但完全派不上用場的東西

1.睡袍:完全都只穿醫院的長袍,穿醫院長袍餵母奶很方便
2.簡單洗臉與臉部保養:完全不在意蓬頭垢面,有空閒的時間,只想躺著多休息
3.內褲兩套:因為有惡露,所以基本上都是穿醫院的紗布褲兼使用醫院的厚衛生棉,所以內褲或免洗褲都不用帶
4.哺乳內衣與泌乳墊片:大部分的人,前三天很少會有「奶水過多且順暢流出」的情況,除非你是這樣幸運的人,不然這可以先不用帶。
5.毛巾:醫院有
6.冷熱敷墊:我沒用上,但我覺得應該可以跟護士要
7.羊脂膏(Lanolin):非常重要,我第一天就被謝小米咬傷(這個日後有機會再記)。不過自己不用帶,跟護士要就好了。


註二:因為我是催生產,所以「可以直接在產房待產」(我不確定,一般的自然產在西奈山醫院是否需要先在病房或待產室待到後期才能進入產房)。

註三:我的生產經驗,不確定是因為我打了催產素的關係,還是大家都是類似的情況。這可能需要其他有經驗的「產婦們」來加以補充澄清囉

註四:美國的無痛分娩,保險幾乎都有給付。前一陣子,我的麻醉科醫師不知為啥弄錯了我的保險資料,所以一開始跟保險公司申請不到錢,轉向跟我們討債,我們才知道以「無保險身份」付款的話,居然要2750美金!!真是搶錢喔!幸好後來把保險資料搞定,才由保險公司承擔了這筆「鉅款」。

註五:產程的介紹,可見此網站
原則上有三個產程:第一產程(等待子宮頸全開階段)、第二產程(將胎兒推出)、第三產程(將胎盤排出)

註六:這是我有印象中第一次戴氧氣罩,以前一直以為吸了氧氣,整個人會清醒地high了起來(謎之聲:那是吸毒吧?)。結果原來吸氧氣實際上跟吸一般空氣一樣,沒有特殊感覺啊....(謎之聲:沒聽過氧氣是無味無色?)

7 則留言:

咪咪 提到...

我那時候很忙耶!還要幫忙壓住你的腿;而且之前醫院人員有說不要亂拍,免得打擾醫護人員,所以我那時候還在掙扎要拿哪一台出來拍咩...(那天帶了三台:DSLR、小DC、DV)

但是我得承認,那一剎那是很沒真實感沒錯。

JB。CHEN 提到...

哈哈,恭喜阿!一開始看小米遲遲害羞不肯出來與大家相見,沒想到過程卻頗歡樂平順的,連醫生都喜出望外呀!

不瞞您說,第三個小吉米早就出生很久了,所以有概念是必然的阿。:p

alee 提到...

哈哈哈 慧芸寫的太生動了 =p 可喜可賀生產的那麼順利 所以隔天你們看起來氣色都很好哩~

看到小米的照片了 太幸福 阿公阿嬤抱不完~~

小吉米的照片哩???

小噪音 提到...

我發誓: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首篇關於"無痛分娩"的生產文,妳應該到處轉貼一下,解救許多女性對於生產的恐懼~
Naomi根本是日本名字呀..."奈央美"嗎?呵呵....

Spy 提到...

喂!我只是單純地以為「生米」跟「煮成熟飯」的時間應該一樣長,所以認為小芸子如果生出小米的話,應該馬上就可以回家休息;所以,我當初每天打電話的主要用意是在恭迎小芸子凱旋歸來,而不是在等待她的陣痛。

台灣人有個說法,就是生產過程越順利的小孩將來越好帶,所以囉,小米以後應該是會個聽話的乖小孩。

小噪音跟我第一次「看」到小米英文名字的時候一樣,覺得Naomi非常有東洋風,不過,多用英文念幾次就可以消除這樣的疑慮了。

小芸子 提到...

To Jimmy
第三個小吉米都出來見人了,那他們的老媽什麼時候會出現呢?

To Alice
其實你們來拜訪的那天晚上,我就虛了,尤其是小米那天開始會肚子餓(第一天她只想睡覺,很安詳,所以我也可以好好休息),所以晚上番個不停。所以你們來得時間真的是將將好!

To 小噪音
我打無痛分娩前,有先跟我媽說,果然她就在那邊碎碎念,說「不要啦,打無痛很不好」。雖然我心意已決,但聽到我媽這樣講,還是會有點擔心。後來我自己想了想,就像手術要打麻藥一樣,都會有風險,那為什麼就沒有人會說「哎呀!手術幹麼打麻藥,等一下醒不來、或有併發症怎麼辦」。再加上這邊的無痛分娩是「標準過程」,似乎是你不打,才要特別講(或者你來不及打,那就另當別論了,對吧!珺珺:p)。所以當然是欣然地接受了:P

但是,我真心佩服沒有打無痛的產婦,你們真的是太猛了!!

To spy兄
ㄟ 你又不是第一次「恭迎」新生命,你就不要狡辯了...你其實只是想要來個最後一搏,看看能不能收集到另一個23日小朋友吧 :P

至於小米的名字,嗯 改天來寫一篇短篇、有關於名字的事好了

JB。CHEN 提到...

您是指的老大的老媽、老二的還是老三的阿?還是您想認識即將出生的老夭的老媽呢?